二十八星宿

二十八星宿

二十八星宿,又名二十八舍或二十八星,

它把南中天的恒星分为二十八群,

且其沿黄道或天球赤道(地球赤道延伸到天上)所分布的一圈星宿。

它分为四组,

又称:

四象,

四兽、

四维、

四方神,

每组各有七个星宿,

其起源至今尚不完全清楚。

  最初是古人为比较太阳、太阴、金、木、水、火、土的运动而选择的二十八个星官,作为观测时的标记。“宿”的意思和黄道十二宫的“宫”类似,是星座表之意,表示日月五星所在的位置。

到了唐代,二十八宿成为二十八个天区的主体,这些天区仍以二十八宿的名称为名称,和三垣的情况不同,作为天区,二十八宿主要是为了区划星官的归属。

  二十八宿的名称:
  东方青龙七宿:角、亢、氐、房、心、尾、箕(jī)

  北方

七宿:斗(dǒu)、牛、女、虚、危、室、壁

  西方

七宿:奎、娄(lóu)、胃、昴(mǎo)、毕、觜(zī)、参(shēn)

  南方

朱雀七宿:井、鬼、柳、星、张、翼、轸(zhěn)

  二十八宿与十二地支对应关系
地支是中国古代天文学最最核心的内容,

是中国古代天文学最重要的符号。

地支来源古代二十八星宿另一种一年的表达方式。

地支创建的方法是采用二十八星宿部分星象符号。

  二十八宿从角宿开始,自西向东排列,与日、月视运动的方向相同:

  东方称青龙:青龙白虎

  南方称朱雀二十八星宿

 西方称白虎:二十八星宿

 北方称玄武:二十八星宿

尽管“二十八”与月亮有关,

但二十八宿的建立并不只是为了单独记录月亮的运动位置,

也因此并不是简单地将天空平均分成二十八份。

实际上,每一宿所占跨度的差别非常之大。

这么做的目的是选择二十八颗星作为标准点,

由此建立一个完整的周天星座坐标体系,

从而可以进一步认识太阳和月亮的相对关系,了解日、月、行星的运动。

最终,中国古人约在战国时建立起了二十八宿体系。

这是一个赤道坐标系统,以天赤道为平面,

用赤经和赤纬来定位天体的位置。赤纬用“去极度”表示,

也就是天体到北天极的角距离。

赤经则用“入宿度”表示,

也就是天体与其西侧第一颗标准星的赤经角度差。

这样用来比较和计算赤经的标准星称为“距星”,

共计二十八颗,其所属的星座就是二十八宿。

距星和距星之间的赤经差称为“距度”。

虽然该体系以赤道坐标系统为基础,

但所选择的二十八宿大约只有一半接近赤道,

另一半则接近黄道,

说明当时还没能真正区分赤道和黄道。

星宿的调整
在历史上,二十八宿具体包含哪些星座,

以及各宿的距度、距星、次序,都曾经发生过变化。

唐代《开元占经》中保留了据说为战国石申所观测的古距度,

其数值跟甘肃天水放马滩战国秦墓出土的简牍、

安徽阜阳双古堆汉初汝阴侯墓出土的圆盘上的距度非常接近,

而跟汉代以来的距度有较大差别,

表明西汉时期曾对距星进行过大规模的调整和统一。

《史记·律书》中记录了另外一套可能继承自战国甘德的二十八舍系统,其中没有斗、觜、井、鬼,而有建星、罚、狼、弧,是更为古老的体系。

变动的原因之一在于岁差。由于岁差的作用,

二十八宿之间的距度会发生缓慢的变化,

加上二十八宿并非均匀分布,相互之间有近有远,

所以某两颗非常靠近的距星之间的距度可能会变成负数,相对位置互换。

例如13世纪之后,

觜宿的距星(猎户座φ¹)和参宿的距星(猎户座δ)的赤经顺序前后调转。明末清初的耶稣会传教士发现这一点后,

更换了觜宿和参宿的顺序,从觜前参后变为觜后参前,

却遭到了相当激烈地反对。最终,乾隆十七年(1752年),

通过将觜宿的距星改定为猎户座λ,

参宿的距星改为猎户座ζ,恢复了觜前参后的传统。

原先的两颗距星则变为觜宿二和参宿三。

另一个原因是,古人可能最初很自然地选用天空中比较亮的星星作为距星,

但这些亮星可能离赤道很远。

后来,在二十八宿观测体系逐渐完善的过程中,

改用略暗、但处于黄道/赤道带上的恒星作为距星。

如甘德二十八舍系统中有天狼星,

后来改为井宿。

汝阴侯墓圆盘上,心宿的距星为今心宿二,

毕宿的距星为今毕宿五,

参宿的距星为今参宿四,

后来都不再采用。

起源时间
关于二十八宿的起源时间,众说纷纭。

古人可能很早就发现了黄道带或赤道带附近的个别亮眼的恒星和星座,

但这不等于已经形成了黄道带或赤道带或二十八宿的整体概念。

整体的二十八宿在文献中最早出现于《周礼》中的“二十有八星”。

完整的星名最早见于《吕氏春秋》。

出土文物中较古老的则是曾侯乙墓中绘有二十八宿星图的漆器箱盖,

时代约在战国初期。

从天文学计算来推测,

则可以将二十八宿体系的创立年代追溯得非常早。

二十八星宿中的黄道星宿今天仍在黄道带上,

赤道星宿则由于岁差的存在,

已经不再位于赤道带上。

根据冯时的计算,

赤道星宿与赤道带符合得最为理想的时间是公元前35世纪至前30世纪。

竺可桢发现,牛宿和女宿原来指的是牵牛星和织女星,

虽然现在织女星的赤经在牵牛星之前,

但二十八星宿中却是牛宿先于女宿。

牵牛星和织女星赤经顺序对调的时间约在公元前36世纪至前30世纪之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